四川音樂學院高等教育研究所

四川音樂學院

四川音樂學院藝術處

中國音樂學院藝術管理系

上海音樂學院藝術管理系

A4當代藝術中心



藝術學理論與管理學院“線上名師大講堂” 系列講座三《穆夏藝術的唯美與浪漫(歐洲裝飾藝術代表)》

發布日期: 2020/5/7 15:48:00
作者:楊鑒松


夏燕靖教授進行線上講座


  由四川音樂學院教務處、藝術學理論與管理學院主辦的“線上名師大講堂”系列講座(三),于5月6日下午通過騰訊會議如期舉行。本次“線上名師大講堂”,是由第七屆國務院學位委員會藝術學理論學科評議成員、南京藝術學院博士生導師夏燕靖教授主講。
  此場講座由我院黨總支書記、執行院長趙崇華教授主持。
  夏燕靖教授分別從阿爾豐斯•穆夏的藝術之路、融匯多種藝術樣式的“穆夏風格”、阿爾豐斯•穆夏的“斯拉夫”情結、穆夏與中國藝術的情緣等方面為同學們介紹了阿爾豐斯•穆夏,這位20世紀初作為歐美“新藝術運動”先鋒的代表性藝術家。
  一、阿爾豐斯 • 穆夏:歐洲“新藝術”運動先鋒
  阿爾豐斯•穆夏(Alphonse Maria Mucha)一八六零年七月二十四日出生于摩洛維亞(Moravia)小鎮Ivancice(在現今的捷克共和國境內)一個虔誠的宗教家庭。他童年時是摩洛維亞布魯諾(Brno)圣彼得羅馬天主教堂唱詩班的成員;仡櫚栘S斯•穆夏的藝術成就,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便是那些優美的、富有裝飾性的招貼海報。而且“穆夏風格”影響了西方“新藝術運動”的發展進程,其優雅流暢的線條、明快鮮麗的用色、平面化的裝飾風等等,都具有“新藝術運動”的顯著特征。通過對于穆夏藝術風格的分析不難看出,穆夏的藝術經歷了兩個比較鮮明的轉變。一方面由于穆夏早年機遇坎坷,不斷的輾轉顛簸并沒有壓垮穆夏,反而讓他吸收了多種藝術風格,并在此之上形成了自己獨具特色的“穆夏風格”;另一方面則是在時局的影響下,出于家國情懷,穆夏的藝術風格從商業性的裝飾風格急劇轉變為具有強烈愛國主義色彩的民族性風格。其對后來的藝術發展影響最為深遠的裝飾性藝術風格時至今日一直為人所稱道,這是穆夏藝術的高超之處,也是穆夏藝術能夠獨樹一幟的獨立魅力之處。此外,穆夏作為“新藝術運動”中杰出的畫家,他唯美浪漫的藝術風格也對我國近代藝壇產生深遠的影響。今天,我們有機會通過“穆夏:歐洲新藝術運動先鋒”特展重溫穆夏藝術,近距離觀看這些迷人佳作,欣賞穆夏習慣采用的富有韻律線條表現的理想之美,可謂是對藝術美的一次深刻認知。
  阿爾豐斯 • 穆夏這個名字對于熟悉平面設計和插畫藝術的人都不會陌生,他是新藝術運動的代表,是招貼海報的宗師泰斗,是廣告設計的超級巨星。有著“插畫師鼻祖”之稱號。他的藝術生涯主要活躍于19世紀末至20世紀初葉,這一時期是歐美“新藝術”運動的流行期。穆夏的藝術涉及領域十分廣泛,且風格特點以裝飾為主,大量采用有韻律的曲線和優雅的花卉等元素。這在新藝術運動發展百余年后的今天,在現代主義設計理念依然有著強烈聲譽的當下,重溫穆夏的藝術成就,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二、女性形象塑造:獨特的穆夏藝術風格
  穆夏作品中的女性形象塑造,可謂是“穆夏風格”的一大特色。這些女性形象時而清純動人,時而性感嫵媚,氣質多變讓人捉摸不透,盡顯女性的優雅儀態。不過,穆夏塑造的最初女性形象是歌劇人物,即上文提及的為伯恩哈特扮演的歌舞新劇《吉斯蒙達》中的形象推廣創作的招貼海報。這幅招貼的創作,前后只花了兩個星期,可謂是趕工趕時的應急之作,但卻獲得意想不到的市場效應。招貼中描繪的場景,選擇的是歌舞劇的高潮場景,穆夏將主演伯恩哈特描繪成一位身著長衫、佩戴蘭花頭飾,散發著異域風情,猶如拜占庭貴族女子的形象,且表情刻畫并不復雜,五官線條也很簡潔,具有一種別致的憂郁美。她眼中既有哀怨的神情,可又有溫柔的體貼,特別是富有個性的女性形象的塑造,確如拜占庭古老藝術侵染的復生,而成為理想女性的化身。值得關注的是,這幅招貼海報的風格樣式均以華麗的裝飾為襯托,表現出伯恩哈特仙女般的美麗,這種襯托手法非常高明,無論是造型細節,抑或是間色搭配,都極盡其美麗,這種感受不到現場觀摩是難以想象的。
  在招貼海報《吉斯蒙達》的創作中,穆夏將個人風格發揮到了極致。比如,在花式繁復的衣裙下,竟然畫了一位神情猙獰且樣貌扭曲的人,凸顯在畫面邊角的中心位置,如此一來給這幅招貼增添了一種神秘情緒的表現張力。招貼海報《吉斯蒙達》的創作成功,迅速引來了法國上層社會的目光,穆夏因此而享譽法國藝術界。話說回來,穆夏的成名作《吉斯蒙達》之所以聞名歐洲,離不開當時的現實背景。此時歐洲正值19世紀的中葉,得益于工業革命對于各民族文化交流的加速,各地區的傳統藝術迎來了向現代藝術轉型過渡的熱潮階段。畫家們的眼光開始轉向域外,希望從其他民族文化精髓里尋求新的創作靈感,從而探索出新藝術的表現形式。穆夏亦不例外,早年在布爾諾圣彼得和圣保羅大教堂的四年時間里,穆夏浸淫于哥特藝術帶來的光與色彩的強烈美學體驗,這為穆夏藝術的“唯美”表現尋找到了根源。
  在創作《吉斯蒙達》之后的六年里,穆夏繼續為伯恩哈特設計了幾乎全部的舞臺劇招貼海報。其中,包括《茶花女》《羅倫扎西歐》《美狄亞》《哈姆雷特》等等招貼海報,將他自己探索出的這一唯美風格延續展現得淋漓盡致。而這些舞臺劇的招貼海報也提高了穆夏在巴黎招貼海報界獨領風騷的地位和影響力,以這類作品為創作藍本,之后穆夏塑造了更多的優雅女性形象,且越來越趨于自由浪漫,妖艷可人,其風格樣式也逐漸確立,唯美和浪漫可謂相得益彰。在《完美的單車》這幅招貼海報海上,我們可以見識到穆夏對女性服飾描繪的特別之處,較之從往的表現手法而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穆夏筆下的女性形象總是充滿著鮮明的個性,她們有著極富曲線美的發型,精致而高貴的配飾,尤其是表現女性“天乳解放”,都像尤三姐那樣的“蔥綠抹胸,一痕雪脯”。穆夏此時在創作上往往會舍棄過多的裝飾細節,而采用較為統一的采用幾種色塊處理畫面的布局。這種畫法使得畫面顯得安靜安詳,再佐以女子美麗的身姿,并配飾有飽滿的花卉植物,使得畫面整體最終達到了靜謐、高貴而優雅的統一。如在《綺思》招貼海報畫面中,穆夏以單線平涂,交錯節奏表現出女性恬靜的姿態,她正面凝視,目光投向觀眾而又遠眺前方,背后曲線式的花環字體框襯托出了女性的優美。
  之前,穆夏在描繪女裝上總是以緊身胸衣為主,將女性特征的胸部高高托起,夸張女性的曲線美。而隨著女性解放運動的持續進展,女性革命開始從解放自己的身體開始,諸如,1909年萊芙•巴克斯特(Lev Bakst)在公開場所第一次展現了真正意義上的胸罩。[16]其后5年,當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戰爭終于讓女性感受到了與男性相同的力量,婦女解放運動進入到喧嘩傳播階段。女性們是懷著喜悅之情熱烈擁抱自由和期盼現代化進程給自己帶來的愉悅,包括參與更多社會職業的競爭、剪短發、著短裙,甚而穿有網紋的長統襪和呼吁擁有選舉權,這些都讓新時代女性的身體連同獨立的自我意識得到了釋放。這真可謂是歷史的奇妙諷刺,戰爭把男人們逼進了死亡陰影里,卻讓女人們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解放,女性被束縛了的美與權利,也在這個特殊歷史背景下不斷地綻放。此時,歐美女性開始解放自己的身體,解放乳房,隨之“乳房崇拜”風起于歐美大陸,落地生根。一對勻稱凹凸有致的乳房,成為女性驕傲的象征,緊身胸衣逐漸從現代社會中被淘汰,這其實也是新藝術運動下的自然主義表現在女性形象上的一種塑造,不僅是形象、也包括服飾和女性特征。
  同樣,穆夏創作的《默茲啤酒》招貼海報,特別注重對畫面中女性性感的表現,如女性右肩膀半露,慵懶地倚靠在沙發上,下巴微揚,神情淡然,卷曲的頭發在空中飛舞,頭上的裝飾物則是以一束束釀造啤酒的原材料——大麥和朵朵嬌艷的花朵來妝扮,尤其是華麗的頭飾和珠寶,昭示出這一女性顯貴的身份。畫中的性感女郎,女郎手中的啤酒,這一切誘惑使其主題變得具象,這些體現新時代女性解放特征的元素,都為整幅作品的畫面營造出一種充滿誘惑的氛圍,自然更是為達到吸引消費者的目光。穆夏獨特的藝術風格,無疑開創了一種新穎的藝術和商業融合表現的形式。
  穆夏作品中的女性形象,無論是造型細節,或是間色搭配,還是花卉的裝飾,都使曲線的花卉與女子優雅的體態不謀而合,在花面交相映的畫面里,超凡脫俗、爭妍斗艷、美不勝收,風格樣式華麗,整體畫面既浪漫自由又平靜安詳,使呈現出極盡其美。通過穆夏的招貼海報畫,我們可以明顯地見識到穆夏對女性形象塑造的特別之處。
  此外,夏燕靖教授還通過對《羅倫扎兩歐》、《美狄亞》、《哈姆雷特》、《完美的單車》、《黃道十二宮》等穆夏的代表作的具體賞析,為同學們分析講解了融匯多種藝術樣式的“穆夏風格”。
  三、阿爾豐斯•穆夏的“斯拉夫”情結
  穆夏風格的轉變,是在他藝術生涯后期發生的。1906年秋,穆夏開始了他的第二次訪美之旅,也可以說是他放棄了在巴黎藝術界的聲譽而移居美國之時逐漸形成的。穆夏到美國先后在紐約和芝加哥等地的美術院校任教。此時的歐洲大陸正是炮火紛飛,在奧匈帝國境內,民族分離運動正大行其道,為了反抗奧匈帝國的日耳曼化政策,斯拉夫人為了獨立而英勇奮戰。雖說穆夏此時身居異國他鄉,但他從未削弱對深陷苦難之中的同胞關愛之情,積極參與了在海外的民族組織——斯拉夫人協會。在波士頓,當他被愛樂樂團一次次演奏的《伏爾塔瓦河》樂曲震撼之時,便下定決心要落葉歸根。于是,在1910年冬穆夏毅然放棄了在美國的工作,返回自己的故鄉——捷克,希望用自己的藝術為國家的獨立貢獻一分力量。
回到捷克的穆夏,開始從追求時尚的商業藝術中抽身出來,轉向以表現斯拉夫民族精神家園為主題的大型主題性油畫創作。此時,他的民族情緒越發強烈、特色越發鮮明。這種愛國情懷在穆夏內心被深度喚起,是緣于他一貫稱自己為“波西米亞浪人”的情結,即顯示出流浪愛國者的“榮譽”。此時,穆夏已年屆半百,可雄心不減,寶刀不老,竟然油然而生創作大型主題性系列油畫作品——《斯拉夫史詩》的念頭。從1910年到1928年間,穆夏花費了18年的時間,創作這一具有敘事史詩性主題的大型油畫《斯拉夫史詩》,是用20幅組畫形式構成。期間,他遍訪了斯拉夫民族的聚居地所,與民族同胞生活在一起,在各地寫生,傾聽他們的心聲,可謂同呼吸、共命運,渴望著以繪畫形式來完整的表現斯拉夫民族的偉大復興?梢哉f,油畫《斯拉夫史詩》是穆夏對自己創作生涯的高度總結,是反映從古代到當今斯拉夫民族苦難與光榮的歷史。這些畫作令人感受到時間與空間,以及纖細的色彩漸變,尤其是畫面情節對人物的塑造、情感的表達,以及主旨的體現都極其精致,人物刻畫有力個性突出,歷史價值凸顯,且畫幅之間的結構緊湊而有序,散發著穆夏藝術表現的獨到之處。
  所謂“現實主義繪畫”,是吸取了古典主義繪畫的寫實特征,是在古典主義繪畫基礎上融入了印象派對現實事物色彩表現的手法,以反映現實為主,在一定意義上來說,現實主義是古典主義的延伸及發展。再有“古典主義”在題材選擇上主要以描繪古典神話為主,而現實主義則以描繪現實社會事像為主導,且具有一定的諷刺意圖,或曰批判現實主義。對比之下,我們可以看出穆夏的現實主義繪畫則仍然帶有更多的浪漫主義色彩,兩者中有著很大的區別,更有意思的是,當年穆夏當年還為《斯拉夫史詩》在布拉格宮首展設計宣傳招貼。畫中的少女手持一柄豎琴,簡明的現代感與濃厚的歷史感得到了高度的統一。尤其是畫面的前景中繪幾只鳥雀,與幾縷棕色的輕煙相伴,好似在豎琴的伴奏下,伴隨著音樂的律動翩然起舞。這一刻,我們仿佛能夠讀懂穆夏的心語……這可以說是穆夏對于斯拉夫民族描繪的一曲熱情贊歌,其裝飾風格依然強烈,這是20世紀初葉巴黎流行的“新藝術運動”浪漫畫風的另一種寫照,畫中女性典雅高貴,細膩唯美,明暗對比以及色彩的運用都恰到好處,場景更是瑰麗奇幻。
  只是,令人痛心的是,在那個風起云涌的年代,也正是由于穆夏創作油畫《斯拉夫史詩》具有強烈的愛國主義情緒,這讓納粹德國極不舒服,怕得要死,恨得要命,1939年納粹德國侵入捷克斯洛伐克,竟然逮捕了79歲高齡的穆夏,在審訊了兩個月后,穆夏才被釋放。然而在獄中他染上了嚴重的肺炎。加之耗費了18年心血之作無償捐獻給國家之后,卻被那些無恥之徒以極其陰暗的心理抨擊為是為反動派歌功頌德之作,他因此遭受到嚴重的迫害。病魔、屈辱和悲憤交加,進而染上肺炎日趨嚴重,最終將穆夏帶離了人世。這也使這位堪稱新藝術運動乃至整個歐洲近代藝術史上的傳奇人物,在愛恨與悲憫中走完自己的人身之路。依據史料記載,穆夏于1939年7月14日在布拉格病逝,葬在了布拉格城中最富盛名的墓地高堡公墓。
  隨著穆夏的去世,納粹入侵使得他傾注了全部心血的《斯拉夫史詩》也被打入“冷宮”。20幅巨作被卷起來擱置在地窖陰暗的角落!岸稹敝蟮慕菘顺蔀槿A約組織國家,奉行革命新理念,一度時期穆夏的作品也被認定為是反映資產階級腐朽生活的象征,只得束之高閣。直到1963年,在意識形態逐漸開放之時,穆夏的這些作品才在摩洛維亞的邊陲小鎮克魯姆洛夫被重新展出。
  四、穆夏與中國藝術的情緣
  如今,在中國喜歡穆夏,似乎不要說出什么理由!喜歡他那安靜、溫文爾雅的畫風,還有他那跌宕起伏的藝術人生,更有他為19世紀末至20世紀初獨樹一幟的在“新藝術運動”中留下的富有建樹的大量作品。然而,要說穆夏與中國藝術的情緣,或許沒有那么直接,需要考察這份情緣的淵源脈絡。這讓我們想起已經隔世半個多世紀的月份牌畫。
  “月份牌畫”,是民國年間的一種商品廣告畫,既借鑒了中國傳統年畫的表現形式,又吸收了西方“新藝術運動”以來的裝飾藝術風,成為商品廣告與配有月歷節氣用途的時尚“賀年卡”。其畫作的藝術特點,以一種基于西洋擦筆素描加水彩的混合畫法,表現出人物豐潤明凈的肌膚效果與幾可亂真的衣飾質感。這種擦筆水彩畫法,起初是由來滬發展事業的安徽籍畫家鄭曼陀率先采用,以類似于平光照片的著色效果,突出“甜、糯、嗲、嫩”的特點,推出之后迅速取代了勾線設色的舊式年畫的表現形式,而成為月份牌畫法的主流,深受商界和民眾的喜聞樂見。況且,在民國年間的上海、天津和廣州等口岸大城市非常流行,幾乎伴隨著商品經濟的發育而發展起來,進而走入千家萬戶。以至月份牌畫的題材也逐漸由傳統題材轉向“時裝美女”這一時髦主題,有領新潮美女打高爾夫、穿比基尼、騎摩托車,甚而“天乳運動”流行裝束,而成為民國時期的“洋畫”代表。
  而一大批以月份牌為營生的畫家,可以說對于穆夏藝術的熟悉程度在當時是屬于領先的。也就是說,當穆夏作品流傳到國內,號稱“月份三劍客”的謝之光、鄭曼陀、杭稚英的畫作已經深受影響,且風靡一時。比如,謝之光與穆夏可以說從未謀過面,但從他創作的月份牌畫中,可以見識到不少“穆夏風格”的影子,兩者都熱衷以女性形象作為創作主題,將女性曼妙的身姿與商品廣告結合起來,也都喜歡采用大量的自然植物元素做畫面的裝飾構成,從中能夠見識到以穆夏為代表的歐洲新藝術運動的廣泛影響。又如,我們通過對穆夏招貼海報藝術風格的分析,可以了解到穆夏獨特的表現手法,特別是對女性形象的塑造過程中,穆夏對于女性容姿以及采集自然元素的良好運用,可謂匠心獨具,細膩到分寸把握,因而整個畫面有著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美好意味,以此創造出美好生活的夢華世界。對比而言,杭稚英創作的月份牌畫,無論是女性形象塑造,抑或是背景景觀描繪,均來自對細節的表現,在杭稚英的作品里,對于生活的熱愛,對于自然美、健康美的追逐隨處可見。這種創作手法與傳統的年畫畫法有著明顯的差異,它既保留了年畫飽滿、簡潔、喜氣的特點,又給年畫帶來了全新的特點,諸如唯美的女子形象,精神煥發的全新面貌。月份牌畫的這種特長表現之處,可謂極其明顯地凸現出來,這不能不說穆夏風格的影響所致無處不在。
  至于色彩的運用上,穆夏作品中的色彩講究通過冷暖色對比和色彩純度對比,來體現畫面的遠近關系,并使平面化的圖像形式呈現出異彩紛呈的立體感效果。諸如,在穆夏許多描繪四季和花卉的柔美女性主題作品中,他都盡可能地運用柔和溫暖且清新的色調來處理畫面的效果,使得作品充滿了浪漫主義式的柔美。有意思的是,穆夏還非常喜歡運用橙色或紅色,將畫面處理的熱烈奔放,這也是穆夏塑造女性活潑可愛形象的特殊手法,在新藝術運動的繪畫形式表現中深得人們的喜愛。同樣,對于大面積的煙灰色和藍紫色,甚至是黑色的運用,穆夏也有著自己的神秘處理方式。穆夏喜歡通過一系列色彩的深度變化,或是采用水彩的輕透涂繪,塑造出一種薄紗般的畫面質感。穆夏還嫻熟的運用不同色調的淺或深色來作對比,體現出特有的暗灰色變化的奇異效果。通過對穆夏色彩運用上的分析,比對月份牌畫的用色,可謂有許多借鑒之處。比如,許多月份牌畫多采用合并線稿到背景層的表現手法,避免了圖層相互干擾,使畫面流暢性更好,涂繪出的色彩效果也更加豐富,這正是穆夏特有的在平面化的圖像形式,表現出呈現出異彩紛呈的立體感效果。
  此外,穆夏的另一名頭——“新藝術運動”中的插畫大師,可想他的插畫藝術也對民國時期的書籍裝幀產生過較大的影響。我們知道,穆夏的插畫是新藝術運動中引領裝飾潮流的先鋒,在同時代的插畫藝術家群體中獨樹一幟。穆夏他將創作和商業完美結合,開創了一種新穎的藝術和商業融合表現的形式。在當時穆夏插畫,還有比亞茲萊等畫家的插畫都流行于上海灘的書籍裝幀,那些甜美的女性形象成為書籍出版商賣價的重要“銷售時點”。尤其是對于西方神話典故和西方文學名著典故的選題出版,必然選擇運用穆夏插畫為其裝幀典范,這是因為在穆夏的插畫中,裝飾圖案繁多以至于畫面主體需要得到烘托,從而保證會面的秩序感。穆夏通過線條以及色塊的變化表現不同的對象,使畫面產生主次分明,故而,在20世紀二三十年代上海出版的西方題材書籍上,配有穆夏插畫就是一種“標配”,這對此時期我國書裝及出版業的圖文書發行影響至深。畢竟,穆夏因在插畫藝術中創造的仙女而聲名鵲起,以至后來的英國唯美派代表畫家奧伯利•比亞茲萊(Aubrey Beardsley),以及被稱為維多利亞最后夢幻插畫家亞瑟•拉克姆(Arthur Rackham),還有法國浪漫派插畫家埃德蒙•杜拉克(Edmund Dulac)等人,都或多或少地追風過“穆夏風格”,伴隨著夢幻與詭譎,這些插畫家的作品在經過一百多年的時間的洗禮,如今依舊耀眼。
  講座最后,夏燕靖教授與同學們積極互動,回答了來自南京藝術學院、四川音樂學院學生的提問,引發了同學們的深入思考。
  藝術學理論與管理學院“線上名師大講堂”系列講座,目前為止已經連續舉辦了三期四場學術系列講座,深受到各大藝術院校師生們與藝術愛好者們的喜愛。本次講座夏燕靖教授以淵博的學識和豐厚的史料,通過深入淺出地講述,更是為大家打開了一個新的藝術歷史天地,對大家關于藝術史人物研究的起了深刻的啟發作用。


關閉窗口

 

明天股票走势怎么样